麻城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煤电矛盾无解电荒将成常态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7:14:33 编辑:笔名

煤电矛盾无解 电荒将成常态

火电电量占社会总发电量80%以上。因此,解决目前电荒的关键是火电,火电产业链的每个环节,煤炭、发电和电都需要贡献。

近日,南方电宣称目前其供电缺口达到10%,而广西、贵州因为电力缺口超过20%发出了红色预警。的确,南倚重的流域今年都出现了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枯水情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值得注意的是,南还说火电停机检修使火电出力受影响,停机检修的背后的动因是电价机制无法传导煤电成本。这或许是南方电荒的根本原因,一般来说,水电缺了,火电多发些就可以补上,当然,前提是火电有积极性。

中国目前处于工业化、城市化阶段,这个阶段的基本特征是经济增长快,能源、电力的需求快速、刚性增长,在当前这个GDP和电力需求均增长较快的时期,局部和短暂缺电是一个相对的、可能的现象,应对方案即在成本允许的前提下尽快解决。因为缺电不仅将带来较高的社会成本,而且“电荒”还可能导致“柴油荒”等其他种类能源供应的紧张。

如果电厂买煤的“积极性”不高,电煤库存就会出现不足,遇上如气候原因增加运煤的难度,水电出力不足,或其他突发事件,局部电力短缺就出现了。也就是说,现行价格问题下,局部电力短缺似乎很难避免,是否导致大面积电力短缺,取决于煤炭的价格上涨幅度。如果不尽快解决煤电矛盾,这种局部缺电可能成为常态。

一个发电产业链,包括煤炭、发电、电,每个环节都需要关注到,需要理顺,有的赚钱,有的不赚钱,我们看到的一定是电力短缺。一个电力产业链,某个环节计划,某个环节市场,理论上是走不通的,也不可持续。在煤电的价格博弈中,煤的可储和电的不可储会让煤占上风。经验告诉我们,三环节必须兼顾,否则会有问题,这个问题不是以前没有,而是积累到某个点触发的问题,现在应该到了那个点。

理顺发电产业链,大致有三种方法。最简单的办法是三个环节全部市场化,目前走不通;其次,三个环节全部计划,我们不太愿意往回走;中庸之道是煤电联动,还是政府控制,当价格大幅上涨时,机制设计通常要求每个环节都消化一些。如果辅之其他政策配套,煤电联动很可能是目前情况下可以走得通的价格机制。

定价机制很重要,没有明确的电价机制,价格的风险预期就不明确,煤企和电企就必须博弈,甚至与政府博弈、与消费者博弈。问题是,不能让煤电的价格博弈影响经济运行。有效推进煤电联动,需要有透明的价格机制,并且政府严格按照规则执行。如果政府认为在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的情况下,承诺严格进行煤炭联动有风险,建议实行“有限制”的煤炭联动机制,即上电价按规定联动,政府通过补贴电来把握可接受的终端电价调整限度。中国电只有两家,都是国有,补贴的方式可以比照石油补贴,应该比较容易。

煤电价格联动可以参考目前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规定联动周期,以个月为一个联动周期,价格能上能下,同时把联动的幅度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,避免价格上涨过快。如果连煤电联动都不愿意的话,那改革就更难推行,因为所有实质性的改革都会牵涉到价格。要理顺发电产业链关系,先要联动起来。

政府对电价的管理还体现在其他两方面:一是严格对电力企业进行成本和价格的监管,二是如果政府认为有必要维持相对稳定的电价水平,可以运用直接补贴,完善补贴的设计很重要。大多煤电企业都属国有,政府可以在税收上面做文章,除了稳定煤电联动,还可以用来补贴应该受到补贴的电力消费者,这在发达国家也是有的。

火电电量占社会总发电量80%以上。因此,解决目前电荒的关键是火电,火电产业链的每个环节,煤炭、发电和电都需要贡献。由于产业链上企业基本国有,行政手段也可以用上。然而,在渡难关的同时,需要考虑长效机制,考虑更为市场化的措施,希望电荒成为我们对电价改革和建立长效机制的动力。(中国水泥 转载请注明出处)

新能源
心情随笔
郑州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