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拳灭天穹 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二章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31:41 编辑:笔名

拳灭天穹 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二章

月无涯用放大镜仔细观察,只见刻画上画的是人民在海上对抗那只九头怪物的情形,左边的是一半倒地,一半还拿着刀枪剑戟等武器的人民

,而右边的是那条每个头好像蛇一样的九头怪物,而壁画上方则是一个刻有很多花纹的圆形物体,有很多条直线从这个圆形物体中射出来,应该想表示的是这个物体会发光。

“无涯,知道这幅画什么意思吗?”洛轻云问道:“这只九头怪物应该是旁边那幅画的那只?”

“嗯!”月无涯看着壁画,紧皱眉头应答道:“那只怪物也袭击这帮人,所以这帮人就不惜代价,都要反抗怪物,应该是这个意思!”

洛轻云又问:“那上面那个光圆形是什么东西?”

“可能是太阳!”月无涯説道:“要表示的就是这场战斗是在白昼展开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洛轻云回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个圆形的东西不太像太阳呀?”

“那你説它是什么?”

“嗯……关于这diǎn我又説不上……”月无涯停顿了一下,説道:“或者它真的是太阳也説不定。”

♂dǐng♂diǎn♂小♂説,洛轻云左顾右盼地説道:“不知道这里附近还有没有这种壁画?”

“你只是个体力笨蛋!”

“你简直是只大火鸡!”

……

陈凡看着洛轻云和月无涯叹了一口气,觉得奇怪的他走到月无涯身边,问道:“无涯,你在看什么?”

“我发现了一些古代遗留下来的壁画。”月无涯一边工作一边説道:“而古代留下了的壁画一定是揭示给后人一些信息,我就是想知道它们究竟想表达些什么意思,所以在努力一幅一幅地破解中。”

“那你现在破解了多少幅了?”

月无涯指着旁边説道:“两幅了。我正在处理第三幅。”

陈凡沿着月无涯手看过去,果然看见有两如浮刻刻在墙上,他仔细端详着画中的内容,不过可能陈凡没有什么考古天赋,对着墙上这些粗制滥造的图案看了大半天也看不出个究竟。

这时,一旁的洛轻云灵光一闪。然后将两幅壁画对比起来,对月无涯説道:“无涯,我知道壁画的意思了。”

“呐?你知道意思了?”陈凡和月无涯惊讶了一下,对着洛轻云説道:“快diǎn説来听听。”

“这么简单你也不会吗?还説考古呢!”洛轻云笑着説道:“这不是做面条的过程吗?”

“啥?做面条?”月无涯一面无奈地看着洛轻云,説道:“你这是哪门子的想象力呀?”

看到月无涯那副摆明骂自己是笨蛋的样子,洛轻云忿忿不平地指着那只明显是九头怪物的图案説道:“这不就是粗面条吗?”

月无涯忍不住摇了摇脑袋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“不、不是吗?”洛轻云看着那被自己看成是面条的九头怪物,搔了搔头喃喃自语道:“这不是面条,难道是粉肠?”

“这、这是……”就在此时,月无涯发出一声惊叫。

听到惊叫声。陈凡和丽莎来到月无涯旁边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难道……这个圆形的东西是……”

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往第三幅壁画望过去。

“什么!”三人同时大吃一惊。

“这……这个圆形的东西……”洛轻云喉咙梗结地説道:这是能晶?”

没错,第三幅壁画上只画着一个圆形的东西,这个圆形的东西雕满花纹,内有八个凹槽,正是能晶的摸样,只见画中的能晶发出多条直线,应该是发出强光之中。而在能晶的下面,只见有很多人都对着它进行跪拜。就好像看到天神一样。

陈凡已经顾不得吵架了,他一边看着这三幅壁画,一边紧张地问道:“无涯,这是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。”月无涯説道:“我只不过刚刚才现这个洞壁上原来刻着这些东西,应该是前人留给后人的信息!”

丽莎指着第一和第二幅的壁画问道:“这只九头怪物是什么?”

“这只,就是五沙!”陈凡脸色严峻地説道:“那艘帆船正是转着活祭品的船只。”

月无涯马上反应过来:“等一下。那第一幅图画就是表示活祭五沙吗?”

“正是!”陈凡diǎndiǎn头説道:“然后第二幅应该是説五沙袭击人民时的情景,至于这个圆形的东西……”陈凡顿一顿,看了看第三幅壁画上的能晶,説道:“对,这个圆形的东西就是能晶。”

“那第二幅壁画具体是什么意思?”洛轻云问道:“五沙袭击人民与能晶又有什么关系?”

陈凡摸着下巴沉吟道:“关于这个我也不太明白。单单看第二幅壁画就知道,当时的五沙抗战应该是异常剧烈,看看在地上的人数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“月无涯!”月无涯説道:“旁边还有壁画的!”

“什么!”月无涯马上醒悟,马上拿着软毛刷对着第三幅壁画不停地扫着。

大家也脸色凝重地看着月无涯的作业,因为这几幅壁画是关于能晶和五沙的信息,所以他们都不敢怠慢。

月无涯説道:“好了!”

只见壁画上画的是很多人民拿着锄头和铲子在地上挖沟时的情形,由于壁画被侵蚀了一部分,大概内容也只能看成是这样而已。

大家看着壁画都满腹狐疑地説道:“壁画上的人在干什么?”

当然,他们不是不知道壁画上的人民在挖沟,而是前三幅壁画都好像再表示些关于能晶和五沙有关的信息,但是第四幅居然显示人民都在挖沟,这就显得有diǎn不接上文了,因此,大家都觉得十分奇怪。

大伙呆了一下,陈凡对月无涯説道:“无涯。先撇开这幅壁画,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。”

“好的!”月无涯应答一声,在第四幅壁画旁边找了起来,果真现第五幅,月无涯继续小心翼翼地扫着壁画刻纹上的灰尘,月无涯不愧是“熟手技工”。只花一diǎn时间,第五幅壁画也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“什么!”看到这幅壁画,众人又大吃了一惊,然而,这个惊讶比刚刚任何一幅画都要大。

只见这幅右上角已经被侵蚀而失去刻纹,但是整幅画所显示的东西却没有因为这些刻纹的消失而消失。

“这幅画……”洛轻云惊讶地説道:“这幅不就是实验室中的那幅迪亚城地图吗?”

对!这幅画上画着的正是迪亚城地图上,在迪亚城城的地方,宛如能晶的魔法阵,从魔法阵中出很多条粗细不一的直线。应该表示能晶正发出着强烈的光芒。

“这幅壁画是什么意思?”陈凡把五幅壁画联系了一下,但是始终看不出个究竟。

“迪亚城岛上的能晶图案又是代表什么,这跟五沙有着什么关系?这几幅画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?”洛轻云捂着头,思绪陷入一片混乱。

丽莎指着第五幅壁画説道:“你们説得在实验室看到的地图就是这个吗?”

月无涯diǎn头説道:嗯!就是这个。”

“嗯?这些刻纹,我也觉得挺熟悉的!”丽莎摸着壁画上的能晶中部的刻纹,説道:“总觉的这种弧线在哪里见过。”

月无涯紧张地问道:“丽莎,连你也见过吗?”

洛轻云也问道:“丽莎,你可否记得在哪见过吗?”

“我看看……”丽莎皱着眉头。用月无涯给自己的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图上那能晶图案,然后“咦”地一声。放下放大镜,用双手把图案的两旁遮住,只留出中间一条裂缝来。

“什么!”顿时,洛轻云、月无涯和丽莎都不由得惊讶得全身颤抖:“这个弧线……这中间部分的弧线……”

看到三人的脸色骤变了起来,陈凡不解地问道:“你们干什么脸色都变了?发现了什么了吗?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洛轻云对陈凡説道:“我知道在哪里见过这个魔法阵了,不。其实我们也只是见过一小部分而已,白天的时候才见过它,难怪这么眼熟,”

丽莎説道:“于此同时,我也明白第四幅刻画上。那些人到底在挖什么,也知道它要表达什么意思了。”

“对!”月无涯佩服地説道:“不过真的想不到,古代的人居然可以真么厉害,为了画出这个巨型的魔法阵,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,相信现代也没有人会好像他们一样。”

陈凡越来越不明白状况地问道:“喂!你们在説什么?这个魔法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这个魔法阵……”洛轻云解释道:“其实都是由排水沟来形成的。”

“排水沟?”陈凡不解,问道:“什么意思?什么排水沟形成魔法阵?”

月无涯解释道:“在第四幅壁画中,那些人其实不是挖地,而是在地上挖一个大型,甚至可以覆盖整个迪亚城城的魔法阵,不过这可能是远古之前的事了,迪亚城这个岛经过海盗们多年的展,海盗们一直误以为这些铺在地上的沟道是排水沟,所以就把它们当成排水沟一般,把迪亚城城建在上面。”

“那这个魔法阵有什么用?”陈凡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
“关于这diǎn我也不大清楚!”月无涯説道:“不过可以肯定一diǎn的是,这个魔法阵,到了现在也一定存在。”

“无涯,你快diǎn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壁画!”洛轻云催促道:“我开始有种不详的预感了。”

月无涯又向前摸索,果然发现第六幅壁画,经过一翻作业,这幅壁画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,只见壁画上方刻有一个能晶的图案,而通过一条条从能晶中射出来的光芒可以知道,能晶正在发亮,而壁画下方画着的是倒在地上的一大群尸体倒在水沟上的情形。

陈凡露出严峻的脸説道:“这幅画应该是显示能晶灭世时的情形,看这些人的死状,这个天劫应该是瘟疫天劫,那样的话。留下这些壁画的人,就应该是瘟疫时代的人了。”

“瘟疫时代?”洛轻云惊道:“那个相传第一个出现在世界上的时代吗?”

陈凡diǎn头説道:“正是!”

“不过你们觉不觉得奇怪?”月无涯侧着头思考道:“这个能晶的魔法阵是那些人挖出来的?为什么他们要自己毁灭自己呢?难道其实他们是想利用能晶和原罪来杀死五沙,不过出现了什么误差,导致天劫的发生?”

洛轻云惊讶地説道:“等一下,经你这么一説,这些壁画里面好像只是出现能晶?而什么原罪见也没见过?”

听到洛轻云这么説。大家都diǎn头説是。

陈凡説道:“那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原罪这个东西呢?”

“这就不清楚了!”月无涯皱着眉头説道:“不过根据古典席的记载,原罪的的确确是存在的呀,为什么这些壁画中没有提及呢?”

“不行!”洛轻云捂着头説道:“不明白的实在太多了,我们这样猜根本猜不出什么来,月无涯丫头,你看一下还有没有其他壁画!”

“好的!”月无涯应声道,继续在岩壁上摸索了起来,然后惊叫道:“果然还有!”

三人齐声叫道:“快diǎn把上面的尘扫开!”

经过一翻作业,第七幅壁画也显露了出来。只见壁画上左边画着的是一个宛如塔一样的东西,dǐng端出一条可以理解成光束一样的直线,直接命中壁画右边五沙,而五沙也好像渐渐地沉入了海中。

丽莎问道:“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呢?”

“这幅画好像是这座塔一样的东西放出了强大的力量,把五沙打败的意思?”陈凡皱着眉头,一边想,一边説道:“看来瘟疫时期的人虽然是误用能晶引了天劫,不过也成功挥了它的效用而打倒五沙?”

“等一下。陈凡!”洛轻云説道:“依你这么説,能晶的作用不只是毁灭世界。而且还有打倒五沙的能力吗?”

“不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!”陈凡厉声回答道:“虽然能晶在瘟疫时期的确拥有击败五沙的实力,但是能晶经过长时间的演变,可能已经变质了,你们试想一下,我们现在发生了六次天劫。如果能晶真的能够击败五沙的话,为什么六次天劫过后,五沙都会存在于世呢?”

“……”听到陈凡这么説,众人都保持沉默。

“相信你们都已经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了。”陈凡説道:“虽然制造它出来的初衷是为了杀死五沙,不过现在的它。功效可能已经改变了。”

“……”大家都diǎn头表示认同。

就这样,大家不由得都沉默了一下,洛轻云先説道:“无涯,要不你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壁画!”

“好!”听到洛轻云的话,月无涯马上行动起来,不过经过几分钟的搜索,确定墙壁上的壁画已经全部被发现了。

洛轻云皱着眉头説道:“这就没办法知道得更清楚了。”

丽莎説道:“或者留下壁画的人,只是想让后世知道那个时期发生了这些事,让后叫后世人不要效仿前人而已。”

这时,月无涯又再开口喃喃自语:“不过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……唉,算了,这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“究竟什么事嘛?”洛轻云问道:“你这样説一半又不説一半,有没有理过我们的感受呀?”

陈凡也劝説道:“无涯,你如果注意到什么的话就説出来,或者你説的这件不太重要的事,是解开谜题的关键。”毕竟在陈凡看来,月无涯有时提出的问题也挺有代表性了,曾经也有几次启了陈凡和洛轻云他们,例如多拉森林时,洛轻云一队人被困在巨木能晶的结界中,就是月无涯这么一席话才可以想得出空间的破绽。

“好,不过真的只是些无聊的问题而已,説了你们不要骂我才好!”看到陈凡和洛轻云望着自己那期待的眼神,月无涯説道: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相信当天劫动的时候,整个世界的人类都会死掉?”

陈凡理所当然地説道:“理论上是这样的!”

洛轻云不耐烦地説道:“喂!无涯,这个就是你要説的问题吗?”

“你不要打岔啦,我还没有説完!”月无涯继续説道,“既然全世界的人都死掉了,为什么还会有人在这里画这些壁画呢?”

经月无涯这么一説,众人都不禁愣了一下。

没错,月无涯的注意力确实惊人,如果启动了能晶,人类一定完全死亡,如果人类全都死掉的话,那雕刻这些壁画的人又是谁呢?

如果这些壁画是事先雕刻好的话,那也有diǎn説不过去,既然这些壁画的作用是警戒后世的人,説给后世的人听能晶的灾害,希望后世人不再好像他们那样重蹈覆辙,提醒后世的人不要使用能晶的话,那相信能晶能够成功击退五沙的他们,为什么又要警戒后世人这种事呢?

对!这样説就会很矛盾,无论他们是在天劫之前把壁画刻好,还是在天劫之后把壁画刻好,都好像显得不太可能!

那么,这些壁画究竟是谁刻上去的呢?

究竟有什么人有这种能耐,在天劫之前就已经预知得到能晶所带来的灾难,或者在天劫之后却能够避过天劫的侵袭而没有死亡的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大伙又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,整个山洞顿时又鸦雀无声起来。未完待续。。

成都哪家治妇科医院好
广东精囊炎去医院怎么检查
济南哪个医院能看好牛皮癣
深圳的白癜风治疗方法
西安治疗急性宫颈炎的医院